当前位置: > 今日头条 >

孙光荣:中医药向新冠肺炎亮剑

发布时间:2020-03-08 14:17 | 来源:当代名医

孙光荣:中医药向新冠肺炎亮剑 ——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局推荐使用“清肺排毒汤”的意义和作用


文:国医大师孙光荣学术经验传承工作室(指导:孙光荣  执笔:何清湖、刘应科、孙相如、孙英凯)

 

新冠病毒逞凶狂,勇斗瘟神战犹酣。

永葆初心民幸福,恒担使命国安康。

殚精竭虑精施策,聚力凝心共克难。

今有中医终亮剑,祛邪扶正定安邦!

 

——孙光荣 题记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全国人民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部署、亲自指挥下,万众一心、同舟共济,英勇抗击疫情,全面打响了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
 
全国医务工作者和广大军民响应党的号召,义无反顾地冲上抗疫第一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勇于担当、统筹谋划,先后派出多批中医专家团队驰援武汉,中医药工作者们奋战在救治患者、抗击疫情的第一线,积极运用中医药系统理论与实践经验认识疾病、总结规律,及时提出有效的防治方案,为疫情防控提供中医策略。广大中医药工作者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坚守岗位、忘我工作,不畏艰险、无私奉献,充分发挥中医药的独特作用,全面参与疫情防控工作,展现了新时代中医药人大医精诚的光荣传统、仁心仁术的专业素养和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职业精神。
 
1月27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以临床“急用、实用、效用”为导向,紧急启动“防治新冠肺炎有效方剂临床筛选研究”,在河北、山西、黑龙江、陕西四省开展“清肺排毒汤”救治确诊患者临床观察。结果显示,对214例患者临床救治总有效率达90%以上。2月6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联合印发《关于推荐在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冠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汤”的通知》。2月18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印发,临床治疗期推荐了通用方剂“清肺排毒汤”,并分别对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和恢复期从临床表现、推荐处方及剂量、服用方法三个方面予以说明。目前,该方已在全国更多省市推广使用开来,并在武汉市定点救治医院、方舱医院、社区隔离点全面推开,大大增强了群众信心,避免了恐慌情绪进一步蔓延。
 
中医药,在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关键时刻,向新冠肺炎亮剑!
 
 
 

大疫即大敌

 
 
 
时至今日,抗疫斗争已持续月余。目前疫情蔓延势头得到初步遏制,防控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但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大疫是威胁人类生命安全的大敌!此次大疫的大敌何在?此大敌的特点何在?这是战斗之始必须明确的“敌情”。
 
《黄帝内经》曰:“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中医学认为此为疫病,可称之为瘟疫,属于温病范畴的湿毒疫。
 
“温邪上受,首先犯肺”,故病邪主侵于肺,常见症状为发热、咳嗽、眼痛、肌痛、乏力,重症病例常伴有呼吸困难,同时因肺与大肠相表里,故病邪可波及肠胃,出现纳差、腹泻等。根据相关文件公布的主要特点为:①多伴有发热。虽然患者以发热为主要症状,但大多身热不扬、不伴有恶寒,无壮热或烦热,也有部分病例不发热;②干咳,痰少,咽喉不利;③乏力、倦怠、慵懒之态明显;④多伴有肠胃症状,纳差,甚至出现恶心、大便溏泻等;⑤口干,口苦,不欲饮;⑥舌质多暗或边尖稍红,80%的舌苔表现为厚腻。
 
可以将其特点扼要总结为三:一是“多样快速”,二是“多脏受损”,三是“辨治度难”。“多样快速”,是指疫情潜伏期长、症状多样,来势猛、传播快;“多脏受损”,是指先后可波及肺、脾、肾、心、肝多个脏器,病情病程病势不一;“辨治度难”,是指临床辨治难度较大,如卫气营血、表证里证等的辨证和分消走泄等的论治,其难度较大。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阐明了流行病学特点、临床表现等要点,并指出了中医学认为其病因是感受疫戾之气,病机特点是“湿、热、毒、瘀”,病位在肺。基本明确了此疫之大敌所在。
 
 
 

大战谋大计

 
 
 
吴又可在《瘟疫论》中指出:“其年疫气盛行,所患皆重,最能传染,即童辈皆知言其为疫。”吴鞠通曰:“温疫者,厉气流行,多兼秽浊,家家如是,若役使然也。”《伤寒总病论》亦指出:“天行之病,大则流毒天下,次则一方,次则一乡,次则偏着一家。”因之,大疫最难防控的是其易感性和传播性,即强烈的传染性和流行性,导致疫情最大的损失就是其危重性。西医学亦认为,要阻断疫病之流行,唯有控制传染源、截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之三策。目前,因危重症导致死亡者众,人民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巨大威胁。因此,疫病之防控是人民战争,是总体战,是阻击战。
 
大战亦即大考,如何赢得这一大战?首先必须运筹帷幄,才能决胜千里,也就是要谋划大战必胜之大计!
 
疫情发生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对全党全社会的参与作战进行了研究部署与动员。
 
1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制定周密方案,组织各方力量开展防控,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
 
1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对疫情防控特别是患者治疗工作进行再研究、再部署、再动员。习近平总书记指示,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各级党委和政府必须按照党中央决策部署,全面动员,全面部署,全面加强工作,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把疫情防控工作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来抓。
 
2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调研指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强调,一是要坚决做到应收尽收;二是要全力做好救治工作;三是要全面加强社会面管控;四是要加强舆论引导工作;五是要加强疫情防控工作的统一指挥。
 
2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再次召开会议,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形势,研究加强防控工作,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按照党中央决策部署,突出重点、统筹兼顾,分类指导、分区施策,切实把各项工作抓实、抓细、抓落地,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
 
指挥若定,令出如山!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奉命出征,广大医务工作者、人民解放军指战员以及各行各业的同志们发扬越是艰险越向前的大无畏革命精神,闻令而动,冲锋在前,迎难而上,超速建成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无数壮举,共同奏响了全民抗疫、气壮山河的战歌。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及时响应党中央决策部署,及时派出专家团队,组织遴选、优化方剂,提出了确切、有效的治疗方案,充分发挥了中医药防治疫病的重要作用,彰显传承创新发展中医药的深远意义。
 
 
 

大军需大器

 
 
 
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在全国一盘棋的疫情防控阻击战中,一支中医、西医防治大军迅速组合优化。
 
大军需要配备大器,才能更迅速、更有效、更精准地打好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广大西医同行亮出了最锋利的剑,着力研究最新武器。广大中医同行,群英奋起,各地老中医、民间医、民族医纷纷献出师承方、经验方。中医药学组方的关键,在于精准针对病因病机,明确治则治法,扩大治疗效果,降低不良反应,做到“调百药齐,和之所宜”。要尽可能发挥其“1+1>2”的治疗作用,尽可能达成其“1+1<2”的毒副作用。
 
如何才能凝聚众智、萃取精华,冶炼成为大器向新冠病毒亮剑?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及时寻找“武器”,推出了“清肺排毒汤”。组方为:麻黄9g、炙甘草6g、杏仁9g、生石膏15~30g(先煎)、桂枝9g、泽泻9g、猪苓9g、白术9g、茯苓15g、柴胡16g、黄芩6g、姜半夏9g、生姜9g、紫菀9g、冬花9g、射干9g、细辛6g、山药12g、枳实6g、陈皮6g、藿香9g。
 
此方共由21味中药组成,涉及4个经方,即麻杏石甘汤、五苓散、小柴胡汤、射干麻黄汤。根据相关文件,结合本工作室研究,笔者认为:
 
毒邪入里化热,壅遏于肺,肺失宣降而致发热、咳嗽,故君以麻杏石甘汤。麻黄辛温,开宣肺气以平喘,开腠解表以散邪;石膏辛甘大寒,清泄肺热以生津,辛散解肌以透邪。二药一辛温,一辛寒;一以宣肺为主,一以清肺为主,且俱能透邪于外之力。遵经方之量,石膏应倍于麻黄,使本方不失为辛凉之剂。据病人发热情况,灵活调整石膏用量,正如在《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汤”推广方案》中的“备注”所提醒:如患者不发热则生石膏的用量要小,发热或壮热可加大生石膏用量。因为麻黄得石膏,宣肺平喘而不助热;石膏得麻黄,清解肺热而不凉遏。杏仁味苦,降利肺气而平喘咳,与麻黄相配则宣降相因,与石膏相伍则清肃协同。炙甘草既能益气和中,又与石膏相合而生津止渴,更能调和于寒温宣降之间。纵观历代医家在治疗瘟疫时多选用麻杏石甘汤,近贤蒲辅周、邓铁涛先生亦喜用之。
 
湿邪入里,加之肺失宣降,水经不布,水湿内盛,以致出现脘痞、纳差、呕恶、便溏等胃肠道症状及常见舌苔厚腻。寒湿之邪,郁而化热入里,邪热充斥内外而发热,故臣以五苓散利水渗湿,温阳化气,小柴胡汤和解清热。方中重用泽泻,以其甘淡,直达肾与膀胱,利水渗湿。用茯苓、猪苓之淡渗以增强其利水渗湿之力,用白术和茯苓健脾以运化水湿,用桂枝温阳化气以助利水,解散其表邪。《伤寒论》示人服后当饮暖水,以助发汗,使表邪从汗而解,故《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汤”推广方案》强调:“如有条件,每次服完药可加服大米汤半碗,舌干津液亏虚者可多服至一碗”。方中小柴胡汤去人参、大枣、甘草,是取其柴胡苦平,轻清升散,疏邪透表,黄芩苦寒,善清少阳相火,黄芩配合柴胡,一散一清,热邪得解。用半夏、生姜和胃降逆止呕,加用枳实、陈皮以理气健脾祛湿,加用藿香以芳香化浊。
 
寒湿入肺,痰饮郁结,而气逆喘咳,佐以射干麻黄汤下气平喘。射干苦寒,清热解毒,消痰利咽。麻黄发汗散寒以解表邪,宣发肺气而平喘咳,细辛温肺化饮,助麻黄解表祛邪,半夏燥湿化痰,和胃降逆。款冬花辛微苦温,润肺下气,止咳化痰。方中去五味子、大枣,因此疫病均多以干咳为主,而五味子有收敛之弊、大枣能够助湿生热,故均去除。
 
进而言之,方中加入山药、枳实、陈皮、藿香,俱为围绕中州脾胃所设,山药虽能益气,但非大补之药,既无助邪之虞,又合顾护胃气之旨,同时防范祛邪药辛散苦寒伤正;枳实宽中下气,暗合吴又可达原饮之溃邪下达之意;陈皮、藿香共奏理气、醒脾、化痰之效。
 
综上可见,全方是四个经方组合而成的全新复方,辛温又辛凉,甘淡又芳香,多法齐下,共同针对寒、热、湿、毒、虚诸邪,共奏宣肺止咳、清热化湿、解毒祛邪之功效。全方重点在疏不在堵!凸显给邪气以出路,而不是旨在围堵、对抗、棒杀毒邪,能够使得毒热之邪从肺卫宣泄而去,湿毒之邪从小便化解而去。故名之曰:清肺排毒汤。
 
根据以上的分析,并结合90%有效率的临床疗效的数据支撑,清肺排毒汤的普适性与显效性已毋庸置疑,建议列为此疫治疗的核心方药,尽快在抗疫临床第一线推广应用。
 
诚然,寒热温凉、四方异宜;男女老幼,体质不一;寒热虚实,证候各异。各省市现在均有根据当地发病实际情况而征用、筛选、组合的方药,即使如此,也应运用同病异治、异病同治的中医临床思维,对所提供的包括清肺排毒汤在内的“核心方”、“指导方”、“参考方”等,应因时、因地、因人、因证制宜而应用,“加减临时再变通”,即所谓“心中有大法,笔下无死方”,以期充分施展临床第一线中医的辨治能力,达到最佳治疗效果。
 
必须进一步指出,疫病是大众感染同一疫戾之气而发病,主要不是因各自不同病因或体质而罹疾,因而可以也必须研究出针对此次病机的核心方药。历史上,中医在与瘟疫斗争中以同一方药防治疫病而屡建奇功,其理即在此。所以,清肺排毒汤可以广泛应用,并建议一定要保障药材和汤药煎煮质量,同时建立相应平台,收集和汇总临床疗效数据和病例,以便进一步研究总结,发挥中医药防治重大突发传染性疾病的独特作用。
 
 
 

大勇必大胜

 
 
 
当前,在抗疫特殊时期,我们每一个人应“精神内守,谨言慎行”。精神内守,即可内心笃定、意志清明,不因暂时的艰难而恐惧,不因负面的惑言而消沉,而能保持浩然正气;谨言,是不要轻信、传播、转发自己不了解真实情况的传言,这样既不能提振自己的信心,又易造成人心的恐慌,更不要讥讽、调侃任何地区的疫情和患者;慎行,就是要随着时间的推移,把握好“四不要”,即不要慌(信任党和政府、信任中医西医、信任中华民族复兴之路),不要软(坚定、坚持,持之以恒、始终如一配合各项防治工作),不要躁(冷静、平和),不要狂(即使取得成效,也要预见前进道路上的艰辛,不能盲目乐观)。
 
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自古以来中华民族就面对过无数次天灾瘟疫,但任何一次艰难险阻都未能阻挡炎黄子孙万众一心、克难前行!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们有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统一部署,有亿万军民的团结一心、英勇奋斗,有中西医百万雄师的大医精诚、普救含灵,通过科学防治、精准施策,一定能够打赢这一场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伟大祖国必定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不断前行,迎来繁荣富强,国泰民安!
 
 内容来源:中国中医药报官方号